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棋书画文史哲博客

噍类大地主人身。实事求是即修行。享尽天年成道德。自然规律是圣经。

 
 
 

日志

 
 

【转载】“揭秘两仪点穴拳”系列之一:稀有拳种深埋豫东“四等小县”(□记者盛夏文图)  

2015-06-29 16:13:59|  分类: 健美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穴,是中国功夫中的武功绝技,更是功夫电影和武打小说中的重要卖点。此类题材的艺术作品中,大都有这种情节高手飞花摘叶打人穴道,伤人于无形。热播剧《武林外传》中盗圣白展堂,花哨地摆个手势,喊着“葵花点穴手”,天天都把别人点上几回,如同家常便饭。但观众分得清楚,艺术是艺术,生活是生活。如果现实生活中,你碰到一位71岁的农村老人,膀不动身不摇,不需凝神运气,只要在你身上一点,轻则四肢酸软,走不了道,说不出话,重则或晕或瘫或哑或原地崩溃,你信还是不信?

  不信,我也不信。直至亲眼见到。

  【转载】“揭秘两仪点穴拳”系列之一:稀有拳种深埋豫东“四等小县”(□记者盛夏文图)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曲博客

 这个老人叫张震领,这种拳术叫两仪拳,又名两仪点穴拳、过气拳。除了点穴解穴之功,两仪拳有一套完整功法,有两仪棍术、刀术、六路螳镰和两仪暗器,还有两仪药方疗伤治病。作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它只存留于河南沈丘。

  20099月中旬,带着许多疑问,我走近这个拳术。

  两仪拳的存留地沈丘,是个国家级贫困县。记者在沈丘采访时,所见所闻印证了这点。

  河南省方志学家杨静琦先生曾在《中州史志》上发文,对沈丘有如下评述

  “沈丘,位于河南省东南边沿黄河南泛的冲击扇,地处黄淮平原,是古浸丘之地。自古穷得出名,春秋楚国宰相孙叔敖曾对其子孙讲道‘其地(指浸丘)不利,而名甚恶。’请封此地无人相争。后果安延七世不绝。其地所以土地贫瘠,因自古黄河南泛,常注入县……加之境内客水过境,形成县境内地势低洼,湖坡甚多,缺乏治理形成‘潦则成湖,旱则成坡’,有雨水灾,无雨旱灾,种不得收,十年九歉。沈丘县在解放前是一个地僻民贫,交通闭塞、工农业十分落后的四等小县,人民苦难深重。旧县志多处记载岁大饥民相食,饿殍载道,民不聊生。”

  如此贫瘠之地,偏有尚武之风,为什么呢?这要跳出沈丘看一看。

  地理概念上,周口沈丘所处黄淮平原,自古是游侠聚集之地,齐鲁文化、中原文化、湘楚文化融合,培育出当地人仗义尚武、好酒好面子之风。这种民风,至今仍可从日常细节中得窥一二。比如好酒之风,在包括河南周口、商丘及山东西南、安徽大部的淮北之地,大小酒厂几十家,多是地方酒,销售范围有限,大多被这些地方的人喝了。沈丘酒风亦盛,张震领先生自称“年轻时一顿能喝三斤”。好酒者多有豪侠之气,豪侠者又多尚武,两者关系微妙。这是沈丘尚武的原因之一。

  生态因素造就尚武之风

  专家们还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整个淮北的尚武风尚——因乱世而尚武。

  美国著名汉学家裴宜理先生在名著《华北的叛乱者和革命18451945》中,以一个世纪(1845~1945)的淮北地区作为考察对象,重点分析了这片土地上的三个事件——捻军、红枪会和共产主义运动,探讨这一地域经常发生变乱的内在动因。

  据裴氏看,生态因素是淮北发生持久变乱的大前提。这里土地贫瘠,人口密度大,常年受黄淮决堤之害,人们被迫采用两种不同的生存策略——掠夺性策略和防卫性策略。淮北有尚武传统,各种拳会组织和秘密结社司空见惯。和其他地区相比,民众更易集结,形成武装力量,为了获得维持生存的资源,投入到这两种不同的生存策略当中。应用掠夺性策略便是“匪患横行”,实施防卫性策略便是民间大兴尚武之风。

  在这种区域性生态因素主导之下,沈丘尚武之风一直延续。编写于上世纪80年代的《沈丘县志》记载“1956年,县里开始把武术列为中小学体育课内容,县体委不断举办短期武术培训班,组织各种比赛。县里拳师多次在各级比赛中获奖。现在全县有武术拳师60多名,中心武场50多个,学员4000多人。”

  在沈丘采访时,我多次听到沈丘人的尚武之语。周口体育局副局长张志民先生对我讲“沈丘尚武,要求自己的孩子不文则武,这都是正事大事,家长很支持。而且学武比学文更费钱费工夫,为啥讲‘穷文富武’,一是学武拜师要花钱,二是孩子学了武,惹是生非也不好办。”申段庄老农申耕田讲得更朴素“练拳,这是正事,男人不练拳,让人看不起。农忙时正收麦子,小孩说出去玩,那不行,说去练拳,丢下活就管走。”

  武术,在这个豫东“四等小县”中,有其深厚的生长土壤,这是历史必然。但一个拳种能顽强存活于沈丘县“最偏远的一个乡村申段庄”里,又有其传承上的偶然性。这其中,历代掌门都是关键性的人物。

 

  传承艰难薪尽火传

  1958年创刊的权威体育杂志《中国体育》报道“两仪拳倡盛于宋,距今已有千余年历史。元明两代民间禁武,两仪拳传承出现极大困难,后来只在清朝皇族和大内侍卫间传承。清嘉庆年间,一位武状元开始进入内廷,又由于不满官场龌龊,自愿流入民间,两仪拳流派师承才开始为世人所知,但恐怕语涉宫廷秘闻的武状元惜字如金,只说自己是两仪拳第十代掌门,此前传承渐渐湮没无闻。武状元把自己的武功传给了第十一代掌门人魏洪申,魏洪申传段升堂,段升堂传侄子段勤功,段勤功传女婿张震领,为第十四代掌门人。”

  武状元姓甚名谁?“师父原来说过,我忘了。只记得他家是固始县的。师父讲他做大内侍卫是要断根的,其实就是会武的太监,所以不愿讲以前的事。”张震领说。

  武状元回到固始县安度晚年,有一天,尉氏县两兄弟魏洪坤和魏洪申因遭年荒,跑到固始打把式卖艺。武状元的家丁把场子踢了。哥俩不愿意,撵到武状元的府里。

  武状元一直想收个好徒弟把功夫传下去。他考察了这哥俩,感到是材料,就说“留这儿吧,再学五年。”至此,两仪拳流入民间,开始隐蔽的薪尽火传。

  五年后,老大魏洪坤去安徽寿州教场子。老二魏洪申立了掌门,他辞别师父,落户到安徽界首北边枣庄集设场子教徒弟。界首离沈丘很近,有一回,他到沈丘县刘桥村探望朋友,碰到了申段庄(两个庄挨边)的段升堂。段身高一米六,形貌瘦小,但天赋卓异,而且有强烈的学武意愿。为啥?“当时申段庄只有八户姓段的,别的全姓申,再加上他长得那样,受欺。”张震领道。

  魏洪申并不看好他,他在刘桥村一带收了七八个徒弟,勉强把段升堂收下了。后来他发现,段升堂为人也好,学得也好,就立他为掌门了。“立了掌门,学的东西和别人都不一样。比如混元功、解三十六处大穴,只有掌门人才会。”张震领说。

  专供新掌门的秘密授课持续了很长时间。刘桥村和申段庄之间的地里有个干坑叫坡坑(现在还有),两人约好,夜里在坡坑授课,一教半夜。一是没人打搅,二是怕人偷学。

  段升堂上年纪后,虽然有儿有孙,却立侄子段勤功为下一任掌门,是因为“他地少孩子多,不够吃,他也不去做个生意打个工,练功一天不停。因为这,俩儿子得病没钱治都夭折了。孩子也舍了家也舍了,这一点感动了段升堂。”张震领说。段勤功念过私塾,这对他以后习武行医都有帮助。

 

  农民武术家的一世痴迷

 

  西方徒手技击如拳击,崇尚强者哲学。中国武术崇尚运用智慧以弱胜强,武术高手应外表平凡,出手惊人。所以无论霍元甲还是黄飞鸿,从照片看都“土”,符合中国武术哲学中对高手的形象要求。

  张震领也土,因为他本来就是农民。但他外表还是异于常人,身形魁梧,腰板笔挺,头发略白,双颊红润鼓起,眼睛布满红血丝,眼球微凸且精光四射,脑子清楚反应很快,71岁的老人,整个状态像精干的中年人。

  两仪拳传到张震领,时代的变迁令其学武经历更曲折。因为新中国成立后历经多次运动,对于大多数民间习武者,练武早失去实用性,也不会获得成就感。

  张震领生于1938年,是沈丘北边郸城县人。父亲是民间手工艺人,会扎花轿。张震领不爱上学,初中毕业就跟着父亲干活。郸城尚武,好动的张震领也学过一点三脚猫功夫。

  张震领十三四岁时,因逃学离家出走到安徽阜南县地理城(镇名),碰见个看周易的白师傅,跟了他两个月,师傅说“你走吧,找你老师去。你老师不是我,是个练武的。”“他在哪儿?”“从这儿往西北200里地。”张震领拿着白师傅给的30块钱,走了。他一路找,没找到。但这事,他一直记在心里。

  张震领十七八岁时,跟着父亲到申段庄扎花轿,住到段勤功家。段家有二子六女,二子早夭,六女有五个出嫁,只有小女儿待字闺中。

  有一天,段勤功练武,“嗬,他往那儿一站,手一动,就听轰隆一声,一恨脚(跺脚),地上恨不能砸坑。我的师父原来在这儿呀,这回可找到了,(不答应)腿跪断也不能起来了”。说起半世纪前初见两仪拳那一幕,张震领十分兴奋。

  师父答应了,张震领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教了两个月后,师父不教了,说“你家是郸城的,俺家功夫是家传,传男不传女,功夫不能让你带走。”

  张震领很难受,天天闷头干活。有一天,段勤功的师兄弟申永发来了,给张提了三个要求一是正式磕头拜师;二是和他闺女结婚,女婿也算儿子,功夫就能传了;三是不能出申段庄,他死了以后也不能出。

  “俺马上答应了,因为家里兄弟多父母也没反对。听师父的话,俺一直没出申段庄。老家那边把房子都盖好了,也没回去。俺老师又是俺岳父,我有感恩心,所以从来没亏待过她(指太太)。”张震领说。

  张震领练武过程中,也有诱惑,那就是“参加工作”。当时是一九五几年,农村特苦,张的大姐从北京一次次寄信来要他到一个学校当后勤,他没去。他二姐在新疆某县有职务,让他去那儿的农机站当会计。张震领讲给师父听,老头坚决不同意“你出去一天挣一个金石磙,也没这主贵(指两仪拳)。”

  张震领还是去了新疆一趟,但他没去二姐家,而是投奔了一个亲戚,开大拖拉机,一个月挣68元钱。后来亲戚想让他和自己闺女结婚,张震领想,不能干这昧良心事,跑了。去了二姐家,还是让当会计。张震领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功夫,一跺脚回去了。从那以后,彻底心定了。师父也放心了,觉得这回真有儿子了,教的东西开始和别人不一样了。

  习武苦。从1957年到1992年,张震领夜里习武,白天干农活,休息时,大家都打扑克玩耍,他却头枕大坷垃倒地就睡。夜里练武常常饿,秋天还好点,掰个玉米刨个红薯,啃啃充饥。师父管得很严,一个动作练几个月。在张震领印象中,只有一个晚上没练,“那天晚上当河工,挖了一夜河”。

  1972年,张震领被立为掌门人,时逢“文化大革命”,不敢张扬。主持接掌仪式的是段升堂的徒弟普济众、张震领的师兄弟段玉明。仪式很简单,焚上香,请仙师,这一门敬的是西天佛祖。没供品,端碗清水,跪下磕头。新任掌门发誓“杀人放火、拦路抢劫,奸淫恶邪绝不干。”两个主持人也跪下发誓,一定支持掌门人工作。

  到了1992年,师父发了话,“你练成了,能出去闯闯了”。张震领骑辆自行车,南来北往到处跑,听到哪有本事好的,就去找人家切磋。安徽阜南,河南淮滨、商城、固始、息县、潢川都跑到了,经常“一切磋就收一个,在淮滨收得最多,十几个,练八卦掌、蛇拳、猴拳的都有”。

  师父当掌门时,只收了七八个徒弟。张震领经常劝他“现在练武的,还有几个像你那样,把孩子饿死也要练功。多收几个吧,还能拣拣。”他当了掌门后,师父慢慢解禁,张震领开始多收徒弟。1999年两仪拳开会,有100多徒弟,现在有二三百人。

 

该文原载:大河报 http://www.dahe.cn  大河报 A45 厚重河南 20090929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