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文史哲博客

噍类大地主人身。实事求是即修行。享尽天年成道德。自然规律是圣经。

 
 
 

日志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2014-10-26 17:09:20|  分类: 名人及其后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末及民国初期,湖北恩施人樊增祥堪称一代诗宗,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樊增祥从11岁开始写诗,足足写了75年。从24岁到64岁的40年间,是他诗词的高产期,几乎每天必有几首诗,一生中共写诗、填词3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仅《樊山文集》就有15册、60余卷。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左宗棠羞辱:一段离奇的成长路

樊增祥(18461931),字嘉父,号云门,别号樊山,今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樊增祥的父亲樊燮,曾是湖南巡抚骆秉章麾下一名总兵。1858年由官文(湖广总督)保荐他入川追剿太平军。一日樊燮去长沙谒见抚台大人,抚台让他参见坐在旁边的师爷左宗棠。樊总兵不知道利害,参见师爷时没有请安,并振振有词:“我乃朝廷正二品总兵,岂有向你四品幕僚请安的道理?”左宗棠盛怒,跳起来用脚踹樊总兵,还高声骂道:“王八蛋,滚出去。”不久,朝旨下,樊燮被革职回籍。

樊燮忍辱含垢带全家回到恩施城梓潼巷故居,在正屋的侧面修一间两层的角楼,把左宗棠骂他的“王八蛋,滚出去”这6个字写在小木板上,放在家供祖宗神位的牌子下面,名为洗辱牌。从此,他重金聘请名师为两个儿子执教,不准两个儿子下楼,并且给儿子们穿上女人衣裤,并立下家规:“考秀才进学,脱外女服;中举人,脱内女服;中进士,焚洗辱牌,告先人以无罪。”

    樊增祥自幼聪颖,四五岁时,就能作对子,9岁进私塾,入塾前已能背诵上千首古诗词,11岁便能作诗、填词,人称神童。樊燮受辱后,每月初一、十五必带其二子跪拜祖先神位,在洗辱牌前发誓。后到抗日初期,史学家刘禹生到恩施“寻云门老辈故居”,仍见樊家楼壁上,尚存稚嫩墨迹“左宗棠可杀”五字。樊增祥兄长早死。他不负其父所望,把对左宗棠的家恨埋在心里,发愤苦读考秀才、中举人、中进士、点翰林,一直做到江宁布政使权署两江总督。1867年,22岁的樊增祥赴省参加乡试中举,回家后仍不忘写诗、填词。期间,写诗1000余首,诗作清新自然,或表现山村乡景,或描述生活情趣。如《冬日山行绝句》之四:牧儿生小住山家,冬学闲时乐事赊。雪后不知溪路断,倒骑牛背看梅花。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张之洞提携:幕僚从政路

洗辱牌前的教导,影响了樊增祥一生。1861年,他随父来到宜昌(其父曾任宜昌府中营游击),在清苦的环境中苦读10年经书,直至中秀才,中举人。

187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到宜昌视察时,发现樊增祥的诗文才华,很是赏识,并推荐他担任潜江书院的讲席。1878年秋樊增祥入荆州幕府,冬天又到武昌张之洞幕府,充当幕僚。张之洞成为樊增祥的官场导师和后台。张之洞劝导樊增祥不要专攻词章之学,要多做经世学问,“书非有用勿读。”引导樊增祥在社会中立足,并走上仕途。1875年,樊增祥30岁时,第一次精选自己1870年后所写的500多首诗词,分上下两卷编为《云门初集》。张之洞赞其在诗词创作方面,表现出了“精思、博学、手熟”的惊人才华,往往能把“人人意中所欲言而实人人所不能言”的内容,恰到好处地表现在自己的诗词中。

在交友中,樊增祥先后与文学家李慈铭、陶子珍、袁爽秋等人结下深情厚谊,诗词唱和,“文宴无虚日”。著有《北游集》、《金台集》、《水淅集》等7部著作。

1877年,32岁的樊增祥进京会试,终于考中进士。樊家在恩施、宜昌两地迎宾宴客3天,当众烧掉了“洗辱牌”。1884年,樊增祥前往陕西宜川任知县,走上仕途从政路。任职7个月,调居省府,后又到咸宁(今西安)、富平、长安任知县。1892年,樊增祥再任咸宁知县。18932月至18987月赴渭南任知县。执政期间,他虽“劳形案牍,掌笺幕府,身先群吏”,仍在闲暇时间“结兴篇章,怡情书画”,将自己的诗词整理,编成20余集,1894年第一次将自己的作品集付梓刻印。

据说樊增祥在渭南执政期间,十分注意严法、宅心、平恕。由于他长期处于贫困的生活中,养成一种坚毅的性格,能自行其志。他经世30多年,精于人情世故,加之经常出入张之洞府,受张点拨,对文官从政之路十分精通,在执政时以果断的作风、出众的才能受到各方面好评。樊增祥在渭南任知县的第四年(1896年),到过一次北京,因俄国军队入侵,樊增祥看到了战乱留下的阴云,使他满怀凄凉。从1896年秋到1897年夏,写下感怀时事的诗100多首,后编为《身后云阁集》。从1884年到1898年的14年中,樊增祥先后任职10年,期间结识不少文化名人,勤于诗词写作,每日均有诗作记录在卷,经修订后出版诗词集20余册,还集断案《批判》12卷。其师友对《批判》颇有赞誉:“古今政书虽多,但能切情入理、雅俗共喻的,恐怕要以樊的判辞独有心得。”

樊增祥这一时期的诗,有少数体现他的报国之志。他在《再题岳王庙壁》的诗中写道:三字沉冤郁未伸,风波亭事剧悲辛。灰中缚虎添公案,湖上骑驴有故人。期间,樊增祥因诗而出名,诗词创作达到顶峰时期。仅出版的《樊山文集》就有15册、60余卷,分为《樊山集》、《樊山自叙续集》、《樊山批判》、《樊山公牍》、《樊山时文》5个部分。他“欢娱能工,不为愁苦之词,艳体之作”。其作品受唐诗宋词影响较深,喜欢用典,讲究对仗;其骈文言辞华丽,铺排自如,很有文采。

在他的作品中,长篇叙事诗《彩云曲》、《后彩云曲》负有盛名,前曲写于1899年,后曲写于1913年。《彩云曲》石刻现在还存在陶然亭慈悲庵。

樊增祥清末民初与周树模、左绍佐并称“楚中三老”,与易顺鼎一起被称为两湖诗坛的“两雄”,在全国也有很高的名气。他与李慈铭、陶子珍、袁爽秋往来密切,有“李樊”、“陶樊”、“袁樊”等之称。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慈禧赏识:入朝军机政务

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中国,清政府节节败退。樊增祥受命到安徽等地招募兵士,以抵御外犯。不久,又受命回西安。慈禧太后认为樊增祥“置身机要”、“智精过人”,下旨樊增祥进京,“自今机要文字,可令樊增祥撰拟,乃当秘之,勿招人忌也。”樊到任后,在朝廷中增设政务处,负责处理军机政务。1904年,升任江宁(今南京)布政使。他的诗作《中秋夜无月》:“亘古清光彻九洲,只今烟雾锁浮楼;莫愁遮断山河影,照出山河影更愁。”借中秋天阴无月,抒发了山河破碎不堪入目的感慨。樊增祥又将自1896年至19037年间所著诗词整理修订成17卷,这是他第三次将诗词结集付印。交刻时,附有自叙3000多言,并有表达他意愿的手迹诗一首,印在文集的扉页上:自有高歌动鬼神,樊英才调信无伦;谁说壮地多浮响?未许东川说替人。一入蓬莱依日月,七传号剑照麟麟。如今小试神明宰,种稻公田为养亲。

1901年,朝廷在西安赐建左宗棠专祠,全省官员前去致祭,巡抚委托樊增祥主持左祠的奠基仪式,樊当即推辞。或许他始终不明白:左宗棠侮辱其父,并非左是举人,而是左有大本事,当时的重臣陶谢、曾国藩、李鸿章……哪个不受他的气?

1909年至19115月,樊增祥积极支持保路运动。辛亥革命爆发后,他却站在革命对立面。1912年后无可奈何定居北京,退居民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为了生计,樊增祥甚至去给比自己小38岁的梅兰芳当文词老师,给其修改戏曲文词,聊以糊口。经樊增祥修改过的《贵妃醉酒》、《霸王别姬》、《洛神》等京剧的道白与唱词,颇有文采,这对梅兰芳在京剧上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

 

来源:恩施新闻网http://www.enshi.cn/20041123/ca2727.htm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附百度百科词条简介: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前彩云曲】全诗:

  姑苏男子多美人,姑苏女子如琼英。

  水上桃花如性格,湖中秋藕比聪明。

  自从西子湖船住,女贞尽化垂杨树。

  可怜宰相尚吴棉,何论红红兼素素。

  山塘女伴访春申,名字偷来五色云。

  楼上玉人吹玉管,渡头桃叶倚桃根。

  约略鸦鬟十三四,未遣金刀破瓜字。

  歌舞常先菊部头,钗梳早入妆楼记。

  北门学士素衣人,蹔踏毯场访玉真。

  直为丽华轻故剑,况兼苏小是乡亲。

  海棠聘后寒梅喜,待年居外明诗礼。

  两见泷冈墓草青,鸳鸯弦上春风起。

  画鷁东乘海上潮,凤凰城里并吹箫。

  安排银鹿娱迟暮,打叠金貂护早朝。

  深宫欲得皇华使,才地容斋最清异。

  梦入天骄帐殿游,阏氏含笑听和议。

  博望仙槎万里通,霓旌难得彩鸾同。

  词赋环球知绣虎,钗钿横海照惊鸿。

  女君维亚乔松寿,夫人城阕花如绣。

  河上蛟龙尽外孙,房中鹦鹉称天后。

  使节西来娄奉春,锦车冯嫽亦倾城。

  冕旒七毳瞻繁露,盘敦双龙赠宝星。

  双成解得西王意,出入椒庭整环佩。

  妃主青禽时往来,初三下九同游戏。

  妆束潜随夷俗更,语言总爱吴娃媚。

  侍食偏能厌海鲜,报书亦解翻英字。

  凤纸宣来镜殿寒,玻璃取影御林宽。

  谁知坤媪山河貌,留与杨枝一例看。

  三年海外双飞俊,还朝未几相如玻

  香息常教韩寿闻,花头每与秦宫并。

  春光漏泄柳条轻,郎主空嗔梁玉清。

  只许大夫驱便了,不教琴客别宜城。

  从此罗帷怨离索,云蓝小袖知谁托。

  红闺何日放金鸡,玉貌一春锁铜雀。

  云雨巫山枉见猜,楚襄无意近阳台。

  拥衾总怨金龟婿,连臂犹歌赤凤来。

  玉棺画下新宫启,转盼王郎长已矣。

  春风肯坠绿珠楼,香径远思苎萝水。

  一点奴星照玉台,樵青婉娈渔僮美。

  穗帷尚挂郁金堂,飞去玳梁双燕子。

  那知薄命不犹人,御叔子南后先死。

  蓬巷难栽北里花,明珠忍换长安米。

  身是轻云再出山,琼枝又落平康里。

  绮罗丛里脱青衣,翡翠巢边梦朱郏

  章台依旧柳毵毵,琴操禅心未许参。

  杏子衫痕学官样,枇杷门牓换冰衔。”

  吁嗟乎!

  情天从古多缘业,旧事烟台那可说。

  微时菅蒯得恩怜,贵后萱芳都弃掷。

  怨曲争传紫玉钗,春游未遇黄衫客。

  君既负人人负君,散灰扃户知何益。

  歌曲休歌金缕衣,买花休买马塍枝。

  彩云易散玻璃脆,此是香山悟道诗。

【后彩云曲】全诗并序:

原序:光绪己亥,居京师,制《彩云曲》,为时传诵。癸卯入觐,适彩云虐一婢死,婢故秀才女也,事发到刑部,门官皆其相识,从轻递籍而已。同人多请补记以诗。余谓其前随使节,俨然敌体,鱼轩出入,参佐皆屏息鹄立。陆军大臣某,时为舌人,亦在行列。后乃沦为淫鸨,流配南归,何足更汙笔墨。顷居沪上,有人于夷场见之,盖不知偃蹇几夫矣。因思庚子拳董之乱,彩侍德帅瓦尔德西,居仪鸾殿。尔时联军驻京,惟德军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结舌,赖彩言于所欢,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仪鸾殿灾,瓦抱之穿窗而出。当其秽乱宫禁,招摇市黡,昼入歌楼,夜侍夷寝,视从某侍郎使英、德时,尤极烜赫。今老矣,流落沪滨,仍与厕养同归,视师师白发青裙,就簷溜濯足,抑又不逮。而瓦酋归国,德皇察其秽行,卒被褫谴。此一泓祸水,害及中外文武大臣,究其实一寻常荡妇而已。祸水何足溺人,人自溺之。出入青楼者,可以鉴矣。此诗着意庚子之变,其他琐琐,概从略焉。

纳兰昔御仪鸾殿,曾以宰官三召见。画栋珠帘霭御香,金床玉几开宫扇。

明年西幸万人哀,桂观蜚廉委劫灰。虏骑乱穿驿道走,汉宫重见柏梁灾。

白头宫监逢人说,庚子灾年秋七月。六龙一去万马来,柏灵旧帅称魁桀。

红巾蚁附端郡王,擅杀德使董福祥。愤兵入城恣淫掠,董逃不获池鱼殃。

瓦酋入据仪鸾座,凤城十家九家破。武夫好色胜贪财,桂殿清秋少眠卧。

闻道平康有丽人,能操德语工德文。状元紫诰曾相假,英后殊施并写真。

柏灵当日人争看,依稀记得芙蓉面。隔越蓬山十二年,琼华岛畔邀相见。

隔水疑通银汉槎,催妆还用天山箭。彩云此际泥秋衾,云雨巫山何处寻?

忽报将军亲折简,自来花下问青禽。徐娘虽老犹风致,巧换西妆称人意。

百环螺髻满簪花,全匹鲛绡长拂地。鸦娘催上七香车,豹尾银枪两行侍。

细马遥遵辇路来,袜罗果踏金莲至。历乱宫帷飞野鸡,荒唐御座拥狐狸。

将军携手瑶阶下,未上迷楼意已迷。骂贼翻嗤毛惜惜,入宫自诩李师师。

言和言战纷纭久,乱杀平人及鸡狗。彩云一点菩提心,操纵夷獠在纤手。

胠箧休探赤侧钱,操刀莫逼红颜妇。始信倾城哲妇言,强于辩士仪秦口。

后来虐婢如虺蝮,此日能言赛鹦鹉。较量功罪相折除,侥幸他年免缳首。

将军七十虬髯白,四十秋娘盛钗泽。普法战罢又今年,枕席行师老无力。

女闾中有女登徒,笑捋虎须亲虎额。不随盘瓠卧花单,那得驯狐集城阙?

谁知九庙神灵怒,夜半瑶台生紫雾。火马飞驰过凤楼,金蛇舕舚燔鸡树。

此时锦帐双鸳鸯,皓躯惊起无襦袴。小家女记入抱时,夜度娘寻凿坏处。

撞破烟楼闪电窗,釜鱼笼鸟求生路。一霎秦灰楚炬空,依然别馆离宫住。

朝云暮雨秋复春,坐见珠盘和议成。一闻红海班师诏,可有青楼惜别情?

从此茫茫隔云海,将军也有连波悔。君王神武不可欺,遥识军中妇人在。

有罪无功损国威,金符铁券趣销毁。太息联邦虎将才,终为旧院蛾眉累。

蛾眉重落教坊司,已是琵琶弹破时。白门沦落归乡里,绿草依稀具狱词。

世人有情多不达,明明祸水寨裳涉。玉堂鹓鹭愆羽仪,碧海鲸鱼丧鳞甲。

何限人间将相家,墙茨不扫伤门阀。乐府休歌杨柳枝,星家最忌桃花煞。

今者株林一老妇,青裙来往春申浦。北门学士最关渠,西幸丛谈亦及汝。

古人诗贵达事情,事有阙遗须拾补。不然落溷退红花,白发摩登何足数。

【转载】樊增祥:洗辱牌下成长的一代诗宗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