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文史哲博客

噍类大地主人身。实事求是即修行。享尽天年成道德。自然规律是圣经。

 
 
 

日志

 
 

【转载】何泽棠:《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考论(上)  

2014-09-30 16:53:17|  分类: 品读文华(读书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容提要 赵次公等人的苏诗四注不断有注家加盟,逐渐发展为五注、八注、十注、百家注,又由原来的编年注演化为分类注,最后形成《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该注本有汇集众家注释之功,但亦有任意删削旧注的短处。该注本的“增刊”部分重收了部分被删的旧注。集注中最重要的注家赵次公主要从诗歌创作的角度来解释苏诗,重点在注典、释意、评论三方面。这种注释方法,能总结苏诗的创作特长,但也有失于考证事实的缺陷。

现存的宋代苏轼诗注本有两个一是题名王十朋编辑的《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以下简称“类注本”),一是施元之、顾禧、施宿合作完成的《注东坡先生诗》。后者已无完帙,前者作为现存较完整的宋代苏诗注本,历来受到学界的重视。清代有些学者肯定了类注本的长处,如顾嗣立认为其优点在于“征引之浩博、考据之精核”[1;钱大昕也认为“王本长于征引故实”[2]。《四库总目》、邵长蘅撰《王注正伪》、查慎行的苏诗补注、冯应榴的苏诗合注,对类注本分类颠舛、不著书名、改窜原文等错误进行了批判。今人刘尚荣先生著有《苏轼著作版本论丛》一书,其中《〈百家注分类东坡诗集〉考》一文对类注本的源流、编者、注家、分类、历代评价、现存版本作了详细的论述。祝尚书先生著有《宋人别集叙录》一书,其中《王状元集注东坡诗》一文详细介绍了类注本的成书过程与版本源流。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类注本的成书过程、注家生平、现存版本的价值提出一些新的浅见,并论述其在诗歌注释方面的得失。

 【转载】何泽棠:《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考论(上)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一、   成书过程考 

类注本经历了一个逐渐积累的成书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赵次公等优秀注家居于核心地位,而后不断有注家加盟,从四注、五注扩展为八注、十注,最后累积为百家注本。

(四注、五注本

元代李冶在其《敬斋古今黈》卷七中提到了一个苏诗四注本,但未说明注者。清代冯应榴、王文诰认为四注的作者是程、李厚、宋援、赵次公,现存宋刊《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证实了这个结论。《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仅存四卷,其第四卷是一个五注本,五位注家是程、李、宋、赵四人加上“新添”一人,可见原四注作者确实是上述四人。在类注本中,赵次公注篇幅最多、成就最高,其余程縯、李厚、宋援三家篇幅大致相当,仅次于赵次公。因此,四注是类注本中的核心部分。四注是由他人汇集而成,并非同时之作,程、李、宋三家作注时间略早于赵次公。在现存类注本中,可以看到赵次公对程、李、宋三家注的批驳,并称之为旧注。类注本中赵次公所驳旧注,还另有他人,但已不可考。这个四注本并没有流传下来。

四注本之后,又有林子仁注加入,是为五注本。现存古籍中,有两处提到五注本的残帙一是冯应榴所见宋刊五家注《东坡后集》七卷,冯指出,这个五注本之注,有集百家注本所无者,并将其收入《苏文忠公诗合注》当中[3]。另一个传世的五注本见于宋刊《集注分类东坡诗前集》,此书前三卷为十注本,第四卷为五注本。这两个系统的五注注者都是程、李厚、宋援、赵次公与“新添”,以五注本与类注本相对照,可知“新添”即林子仁。

四注、五注都是编年注本,冯应榴所见的五注本《东坡后集》,其编排顺序依从《东坡七集》本。宋刊《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四卷虽为残帙,然存目录十八卷,其编次亦与《东坡前集》基本相同。关于四注、五注产生的时间,清代阮元在《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序》中认为“其后坡公北归,有前后集编年注,则赵次公、宋援、李德载、程縯四家也。李敬斋载在《古今黈》,谓之四注本。继有林子仁者复附益之,改四注为五注。考子仁于政和中赐号高隐处士,而自政和上溯建中靖国,仅一十七载,注已两刊。德洪亲见黄鲁直,而谓坡公海外诗中朝士大夫编集已尽,可为崇、观时刊行四注、五注之证。”[4]阮元说四注于建中靖国元年(1101)就已出现,不知有何根据。阮元又因林子仁于政和年间被赐“高隐处士”之号,就认为五注本在政和年间已经面世,也过于武断。此外,即使黄庭坚在世时,苏轼的海南诗已编入集中,也不能因此断定崇宁、大观年间已刊行四注、五注。可以肯定的是,四注、五注的编写、刊行应当在北宋末年,至迟不过南宋初年,具体年代已不可考。阮元之论,姑且可备一说。

(八注、十注本

五注产生后,又在此基础上产生了八注、十注。集百家注的题名编者王十朋正是以八注、十注为蓝本,广泛搜罗各家注释而成。

清人王文诰在其《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中的“王注姓氏”中提出,八注包括原五注的程、李、宋、赵次公、林,再加上赵夔、师尹、任居实三家,其中任居实是八注的编者,成书在南宋孝宗乾道年间(11651173)。十注则是孙倬在八注的基础上增加李尧祖及其本人的注释而成。

王文诰的说法与事实明显不符。宋刊《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卷一至卷三是一个十注本,注者分别为程、李、宋、赵、新添、补注、师、孙、傅、胡。以这三卷与类注本进行对照,可知前五人与五注相吻合,“补注”即赵夔,师乃师尹,孙乃孙倬,只有傅、胡二人身份成疑。因为这三卷中列入傅、胡名下之注,在类注本中完全没有归于傅姓、胡姓注家名下,而是散入赵次公、程縯、李厚、宋援、林子仁、师尹、赵夔、任居实等人的名下。如此看来,八注的作者应该是程縯、李厚、宋援、赵次公、林子仁、师尹、赵夔、孙倬。施宿在《东坡先生年谱序》称“东坡先生□(),有蜀人所注八家,行于世已久。”[5]程縯、宋援、赵次公、师尹、赵夔、孙倬都是蜀人,李厚籍贯不详,只有林子仁是蕲春人。八人中有六人确定为蜀人,若将其统称为蜀人八家注,也无不妥。

此外,刘尚荣有一个推论“也可能是十注编者从八注中任意抽取几条注,妄归在于胡、傅二人名下,从而将八注推广为十注。”[6]本文作者可提供两个例子来说明刘尚荣的观点。

其一,《和子由渑池怀旧》诗头两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十注本注文如下

赵云“踏雪泥”字,欧阳曾使云瘦马寻春踏雪泥。或曰“今人诗亦可用乎”曰“此杜甫与白乐天故事也。卢照邻、沈佺期、孟浩然皆唐人,在杜甫之前,故甫之‘影著啼猿树’,乃卢《巫山高》诗云‘莫辨啼猿树,往看神女云’也;甫之‘浩荡报恩珠’,乃使沈《移叶司刑》诗云‘汉皇虚沼上,容有报恩珠’也;甫之‘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乃孟浩然亦有‘何时一杯酒,重与季鹰倾’也。《王立之诗话》亦载白乐天有云徒歠眠糟瓮,流涎见曲车’。”傅云杜甫有“道逢曲车口流涎”之句,乃知诗人取当时作者之语,便为故事。此无他,以其人重也[7]。

阅读这段注文,不难发现,“赵云”部分与“傅云”部分其实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应出自同一人之口。假设出于两人之口,反而显得不伦不类。中间的“傅云”应为十注的编者强行加入的,反倒破坏了原注文的完整性。

其二,《和刘京兆石林亭之作石本唐苑中物散流民间刘购得之》诗中“鸿毛于泰山”句下,十注本注文为

胡云尝喜本朝孙莘老之说,谓杜子美诗无两字无来处,而仆意又谓非特两字如此耳,往往一字紧切,必有来处[8]。

类似的言论恰恰出自于赵次公口中,他在《杜诗先后解》的序中说过“余喜本朝孙觉莘老之说,谓‘杜子美诗无两字无来处’。又王直方立之之说,谓‘不行一万里,不读万卷书,不可看老杜诗’。因留功十年,注此诗。稍尽其诗,乃知非特两字如此耳,往往一字紧切,必有来处,皆从万卷中来。”[9]与胡注相类似的言论恰恰出自于赵次公口中,比较这两段话,不难发现实乃一人所为。由此可以断定,此条胡注也是不成立的。这两个例子说明,傅、胡二注明显由改窜他人之注而成。

刘尚荣仔细研究过《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中的避讳字,发现此书现存四卷对北宋诸帝之与南宋高宗之名大多避讳缺笔,而对孝宗之名则不讳,由此断定“集注本——包括五注和十注,均应是北宋末年编定,南宋初年(高宗朝)刊行,至迟应在宋孝宗前问世。”[10]现存宋刊《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正文虽仅存四卷,但却保存了全书目录,全书共十八卷,编年排列,其顺序与《东坡七集》中的《前集》相同。可以断定,早期的苏诗注本,从四注、五注,到八注、十注,都是编年注本。赵夔在《百家注东坡先生序》中称,自己于崇宁年间即着力于注苏诗,历三十年而成,刊行于世,由此推断,赵夔注刊行于宋高宗南渡后不久。赵夔注是第一个苏诗分类注本,他将苏诗分为五十门,但单行的赵夔注本并未流传下来。赵夔注被收入八注、十注时,已被编者打乱原有的分类顺序,按编年顺序重新排列。

()百家注本

四注到十注,其产生年代皆为北宋末年至南宋初年。至南宋中叶,坊间出现了一部名为《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的苏诗注本,影响很大。据题名王十朋的序称,这部书是在八注、十注的基础上,“搜索诸家之释,裒而一之,划繁剔冗”而成的[11]。本书卷首有赵夔序与王十朋序两篇,姓氏一卷,附傅所撰《东坡纪年录》一卷。目录一卷,正文二十五卷,按诗的主题分类编排,共分七十八类。本书号称集百家注,实际上注家为九十七人,其主体为原八注、十注的作家,其余注家中,只有任居实、李尧祖较重要。剩余注家的条文不多,多者不过数十条,少者则只有一两条。阮元在《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序》中将这些注家分成“列门墙后进者”、“出鲁直江西诗派者”、“流入播迁号耆旧者”、“南流传闽学者”、“登朝籍及闲放者”。

关于百家注本的编者,存在重大争议。本书题名为《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在署名王十朋的序中也以作者的身份介绍了编书的主旨及过程,但《四库总目》认为此书的两篇序都系伪托,编者另有其人。冯应榴与王文诰皆驳斥了这种论点。真相究竟如何,目前难以考辨,姑依旧说,以王十朋为编者。

上文已经说过,八注、十注都是编年注本,至百家注,则变成了分类注本。王十朋集百家注文之后,诗篇仍按编年排列,后来著名学者吕祖谦将全书分为七十八类。

据题名王十朋的序称,该书是在八注十注的基础上“划繁剔冗”而成的。以《集注东坡先生诗前集》现存的四卷与类注本相应篇目相对照,可以发现,类注本中赵次公等注家的注文的确要少于前书。被类注本删除的内容包括1·分析用典之法;2·解释词义;3·注解诗意;4·点评艺术成就[12]。可见,类注本虽然有汇集众家注释之功,但其任意删削旧注的害处也十分明显。

 【转载】何泽棠:《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考论(上) - 主族天奴 - 诗文书画影视乐博客

 二、主要注家考 

程縯,字季长,西蜀人氏。宋徽宗大观年间(11071110),任晋原(今属四川)县丞。注苏诗之外亦注杜诗。黄鹤、黄希《补注杜诗》录其杜诗注10条。《宋史·艺文志》、王应麟《玉海》卷十五著录其撰《职方机要》四十卷,记述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1117)地理状况。

李厚字德载,里贯不详。虽列名于《补注杜诗》之“集注姓氏”中,但正文并未录其注。

宋援字正辅,西蜀人氏。《补注杜诗》录其注10条。

赵次公字彦材,西蜀人氏。亦曾注杜诗,撰有《杜诗先后解》,全书已佚,现存部分收入郭知达所辑《九家集注杜诗》。今人林继中辑有《杜诗赵次公先后解辑校》,该书《前言》云“赵次公与邵溥、晁公武交游,隆兴年间(11631164)任隆州司法。”[13]赵次公现存诗《和东坡海棠》、《和东坡定惠院海棠》二首(载宋陈思《海棠谱》),文《杜工部草堂记》一篇(载宋袁说友《成都文类》)

林子仁名敏功,字子仁,蕲春人。列为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二十五人之一。宋代章定《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卷三十三载其隐居乡间二十年,与张天觉、徐泽之交游。政和间,封“高隐处士”,称疾不受。吕本中《紫薇诗话》载宣和末林子仁《寄夏均父倪》诗,可见林子仁于宣和年间(11191125)仍然在世。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著录其《高隐集》七卷,《宋史·艺文志》著录《林敏功集》十卷。

赵夔字尧卿,西蜀人氏。曾任职临安,与苏过交游。又曾知荣州(今属四川)。明张鸣凤《桂故》卷七、清汪森《粤西文载》卷六十七《迁客传》皆载其绍兴年间南迁北归、游览桂林之事。《全宋诗》录其诗五首。

师尹约生于元丰、元祐年间,卒于宋高宗绍兴二十二年(1152)。字民瞻,眉州彭山人。政和八年(1118)以上舍擢第,调京兆府兵曹掾兼工曹。历官至朝奉大夫。绍兴中触怒秦桧,斥夔州通判。亦曾注杜诗,列为郭知达所辑《九家集注杜诗》之一。有文集二十卷。南宋魏了翁为其撰墓志铭,载《鹤山集》卷八十七。

孙倬西蜀人,字瞻民。于史无传。

任居实字文儒。据宋彭百川撰《太平治迹统类》卷二十七及清代《四川通志·选举志》,任居实为西蜀人士,崇宁二年进士。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